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便器母猪刘妍】(01)【作者:淫堕的起点】
【便器母猪刘妍】(01)【作者:淫堕的起点】
字数:95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淫堕的起点

  夏日黄昏慵懒的阳光照射在地铁站旁边的一条萧条的商业街上,在这条商业街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有着一间小小的咖啡店。

  绿色的藤蔓沿着斑驳的古砖墙缠绕在焦糖色的木板招牌上,这个小店的名字「Lailah」被雕刻在上面。

  橙黄色的阳光透过咖啡店的百叶窗,在店里投下斑驳的痕迹。安静的店里,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轻轻的擦拭着柜台上的咖啡壶。她面前的吧台上,坐着店里唯一的一个客人,看起来整洁温柔的中年男性。

  陆森「前几天说的求婚的事,可以考虑么?」

  充满磁性的男性嗓音打破了寂静,男人用认真的表情凝视着眼前的女人。男人唐突的问话让女人一愣,她低下头去,红晕爬上了白嫩的脸颊。

  刘妍「…已经过去三年了啊…虽然心里明白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可是在这个店里,总能感觉到他的气息…」

  女人看着远方,用手指怜爱的抚摸着木制柜台上的纹路。

  男人什么也没说,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

  刘妍「对不去,请让我再稍微考虑一下」

  温暖的笑容在男人的脸上浮现,女人也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刘妍看着面前男人的笑容,默默的想到:(再婚这个词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罪恶啊,虽然丈夫已经死了三年了,但是他的样子,他的气息,还栩栩如生的渗入在我的身体里啊)

  「叮铃」悦耳的铃声响起,镶嵌着玻璃的厚重木门被打开了。

  刘妍「欢迎光临,没想到这个时间会来惠顾啊」栗色的长发被开门带进来的清风吹得轻轻摇动,店主刘妍一边在围裙上擦着瓷器一般精致的手指,一边对着进门的顾客微笑。即使隔着厚厚的围裙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柔软的膨胀,可以想象那个下面是一个多么丰满健康的肉体。

  刘妍「叶蝉,今天又去游泳了?」一边看着进来的两个女性客人手里拿着的塑料袋,一边带着笑容打招呼。

  叶蝉「是啊,好累啊,现在腰酸腿疼的」

  宋茜「不要说那么泄气的话啊,我们要减肥!减肥!!」一边大声的说着,一边夸张而滑稽的做着游泳的动作。

  叶蝉是住在咖啡店隔壁房子中的一对夫妇中的主妇。几乎每天都会来店里一边吸烟一边喝上一杯咖啡,然后和住在附近的主妇们一起八卦着那些零零碎碎的花边新闻。

  另一个妇人宋茜也是附近的居民,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说话的嗓音却很成熟,行事方式也给人一种比看起来的年龄要成熟很多的感觉。

  宋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太胖所以都不招呼我们吃东西了啊?刘妍」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刘妍连忙说道「不!没有那种事哟!那么还是老样子,咖啡一杯,点心一份?」
  叶蝉「啊呀,是不是正在进行重要的谈话啊,如果不方便的话一会儿我们再来?」一边说,一边不客气的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刘妍前面的那个男性顾客。进门的时候叶蝉就注意到了那个当时正在和刘妍交谈的男性,穿着昂贵得体的套装,眉眼中透露出一股尊贵气质的男性,可是在这个郊区的小咖啡店不常见人呢。
  陆森「没有啦,我马上就要走了。」他一边说一边放下了咖啡杯,站起身来。
  刘妍「对不起啊,也没有聊多久,欢迎下次再来」

  陆森「今天说的事情,希望能认真的考虑,就算是为了程强的成长,希望下次见面时可以得到答复,今天就这样吧,再见!」

  「叮铃」

  向站在柜台后面的刘妍点了点头后,男人打开门消失在夏日黄昏温暖的阳光里。

  恢复安静的店里,只剩下唱片机里的爵士乐的声音。

  随着拉开凳子的声音,叶蝉开口说话了。

  叶蝉「打算和那个人再婚么?」,眯着眼睛,瞳孔里闪耀着好奇的光。
  宋茜也向着柜台探出身去。

  刘妍「再婚什么的还是太早了吧…那个人死掉刚刚三年……」

  宋茜「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吧?」

  叶蝉「另外,你的儿子程强,也想要有父亲的吧?」

  刘妍没有回答,一边寂寞的笑着,一边向杯子里倒入了玻璃咖啡壶里的温暖的液体。

  刘妍的丈夫程劲三年前突然死于交通事故,幸福的婚姻生活,由于最爱的丈夫之死而早早的结束了。悲痛若死的刘妍带着儿子程强,靠着亡夫留下的在小巷里的咖啡店,一个人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

  刘妍「陆森是好人,程强也确实需要一个父亲,道理虽然明白,可是……」
  宋茜「而且是有钱人的样子哦?如果再婚的话,也没必要再辛苦的开这个店了吧?这方面也是有考虑的吧」一边露出暗示的笑,一边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叶蝉「而且啊,像刘妍那样的美人,男人看到眼睛就离不开了呢~ 」
  刘妍「…请不要戏弄我啦…都已经是半老徐娘了……」

  宋茜「详细的说来听听嘛~ 呐?」

  两个人满脸八卦,步步紧逼的样子,让刘妍禁不住有些退缩,连忙环顾四周,想找个机会躲开。橘子色的阳光,已经变成了天边的一点残余。

  刘妍「啊……对不起,天要黑了,我得把门口装饰用的油灯点上。」

  从满脸八卦的两人前像逃跑一样碎步跑开的刘妍,走到店外,点亮了门口挂着的油灯。摇晃着的火焰发出温暖的光,照亮了黑暗的小巷。

  叶蝉和宋茜用刘妍听不到的小声继续着谈话。

  叶蝉「再婚的话就不好办了啊……」

  宋茜「稍微有点计划之外啊,看来我们要把进度提前一些了。」

  二人小声的谈话,根本不会被外面的刘妍听到。这个时候,她正蹲下在门口的黑板上写着晚餐的菜单。

  叶蝉「不加快进度不行了呐……从现在开始享受乐趣吧……」一口喝光了变得有些凉了的咖啡,涂着血红指甲油的白嫩手指,轻轻抚摸着杯子边缘残留的口红。

  一边看着在外面忙碌的刘妍,两个主妇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随着末班电车开出车站的声音,郊区的这个商业街终于变得寂静起来,『Lailah』咖啡店也到了结束营业的时间。油灯的火光从小巷的入口消失,铁制的防盗门被拉下。

  冷清的店里,刘妍一个人疲惫的柜台后面的座位上坐着。

  刘妍「再婚么?呼…」

  趴在柜台上,脸贴着柜台坚硬冰冷的桌面,冷却着刘妍的脸颊。随着叹气的声音,好不容易擦干净的桌面上,又凝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刘妍「…如果你活着,就不用考虑这些问题了…」

  陆森是刘妍丈夫程劲大学时最好的朋友,在最近的几个月,一直在向刘妍求婚。刘妍闭上眼睛,丈夫和陆森的样子交替着在脑海中浮现。这个咖啡店创建的时候,多亏了陆森竭力的帮助,并不富裕的程劲才让他梦想中的咖啡店成为现实,程劲去世以后,陆森也像家人一样支持着刘妍和她的儿子。虽然刘妍并不想再婚,但是面对这样信赖的人的求婚,她也不得不踌躇了。刚才二楼房间里睡觉的儿子的小脸在刘妍脑中闪过。(儿子,大概也记不得自己父亲的样子了吧……)刘妍默默的想到。

  「啪嗒」,响声打断了刘妍的思考。已经关掉空调的店里,略微显得有些闷热。

  刘妍(…后门?野猫在翻垃圾么?)

  咖啡店「Lailah」是住宅一体化的店铺。住宅的入口在店铺的后门位置,从柜台转过头去就可以看到。刘妍转过头去,看到了熟悉的人影站在那里。
  刘妍「叶蝉?怎么这样的时间过来了?」

  叶蝉像白天见面时那样带着亲密的笑容,向刘妍走过来,手中却把玩着一把闪亮的锋利短刀。

  叶蝉「不要乱动哦,也不要乱喊哦,不然会很痛的」

  亲切的笑容仍然挂在叶蝉的脸上,但是冰冷的刀刃却贴在刘妍的脖子上。这不可思议的景象让刘妍混乱了。

  宋茜「赶快做吧!时间很紧张呢」

  跟在叶蝉后面进来的宋茜从刘妍身后用力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从木头椅子上拉了起来。

  刘妍「不要,痛,好痛!放开!宋茜、请放开我!」胳膊被扭得剧痛,刘妍一边发出惨叫,一边挣扎着。

  叶蝉「真是只不听话的母猪呢,再闹腾的话,就用这把刀刺进你柔软的下腹里去!想死么?」叶蝉用锋利的小刀紧紧的顶着刘妍的小腹,刀尖的寒意透过刘妍的围裙传到她的小腹上。

  刘妍「啊,不要刺!」小腹处传来的寒意和刺痛让她发抖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了。恐惧让刘妍喉咙发干,冷汗不停的在衣服下冒出,凝结在白脂般的皮肤上。

  宋茜「敢动的话就插进去。」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卷绳子。从后面把刘妍的双手紧紧的捆在一起,然后逼着刘妍坐到柜台上,用绳子捆住她两个纤细的脚踝,利用咖啡厅的房梁,把刘妍的双腿大大的分开。

  结实的绳子把刘妍紧紧的束缚住,变成一团两腿不能合拢,手臂也动弹不得,陈列在柜台上的羞耻肉块。

  宋茜「绳子很漂亮嵌入了身体,肯定会给这个雪白的漂亮皮肤留下痕迹的」
  刘妍「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做这样的事?」发抖的艳丽红唇中断断续续的吐出话语。

  叶蝉「也是生活所迫嘛,想用自己的小爱好赚点零花钱嘛。调教母猪卖拍摄的图片影像什么的,赚点小钱嘛,我想处处受人关照的美人刘妍是不知道那样的黑暗世界的」

  宋茜「啊啦,难道认为和我们是朋友么?我们从开始就是想把你变成赚钱的母猪才和你交往的呢!」一边发出刺耳的笑声,一边用轻蔑的眼光看着刘妍说道。
  刘妍「啊?母猪什么的……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宋茜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用力的抓住刘妍衬衫的领口。没有丝毫犹豫的撕开了刘妍的衬衫,熟练的把胸罩也扯了下来。店里暖色调的灯光,照亮了刘妍妖艳柔嫩的皮肤。

  刘妍「不!!!」

  宋茜「哼!果然是母猪呢,就是用这个淫荡的大奶子,勾引那个陆森娶你这个二手的克夫婊子吧?」

  叶蝉「这个褐色的乳晕也很大很淫荡呢,试试看手感怎么样……」淫荡的光在叶蝉的瞳孔里闪耀着,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抓住了刘妍一只丰满柔软的乳房,涂着猩红指甲油的尖利指甲刮着淡褐色的奶头。硕大的奶头随着她手指的运动悲惨的上下跳动着。

  刘妍「啊……嗯……停、停下,不要再刮了!呜……我没有勾引陆森啊!」
  叶蝉停止了指甲的刮动,但她又迅速用食指和拇指尖利的指甲掐住了突出的奶头,最敏感娇弱部位传来的剧痛让刘妍发出了一声悲鸣。

  宋茜「哈哈、只是稍微触摸了奶头,就已经这么硬了哟,刘妍,我没有说错吧,果然是一只随意发情的淫荡母猪呢」

  汗水从刘妍潮红的脸颊滴下,丈夫死后连自慰都觉得是一种罪恶的刘妍身体异常的敏感,正是需求最为旺盛的年纪,虽然心里抵抗,但身体很诚实,乳头虽然是完全称不上温柔的被虐玩,但疼痛却让她有种异样的快感,这种快感让她羞耻的脸上发烧,只好一边忍耐,一边把头偏向一边。

  叶蝉「乳头勃起着哟,刘妍的乳头真是下贱呢,是不是每天都幻想着让那个男人揉捏你的骚奶头呢?」一边说着,一边捏住刘妍的奶头,有节奏的拉扯晃动起来,像熟透的果实一样的硕大乳房,也跟着这个节奏,荡漾出一波一波淫靡的肉浪。

  刘妍「啊……嗯……啊……和陆森不是那样的关系啊!」一边忍受着乳房上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羞耻快感,一边辩解道。

  宋茜「在撒谎吧?你这只母猪!嗯?老公已经死了三年了,这个淫荡的身体肯定是欲求不满的吧?」

  叶蝉「嗯,把碍事的衣服都去掉吧。」露出坏笑的叶蝉抚摸着被紧紧包裹在黑丝里肉感的大腿和纤细的脚踝说道。

  宋茜「哈哈,说起来,刘妍,这个年纪了还穿着这么可爱纯洁的小内裤呢啊」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的刀,沿着白色纯棉内裤的边缘,贴着刘妍肥美的阴阜插了进去,因为羞耻而发热的肉体,对这冰冷的刀刃感觉的更加真实,丰腴的腿肉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刘妍「呀,请停下来,求你了!」发出带着哭腔的告饶声。

  「刺啦」。

  锐利的刀锋干脆的从裆部将白色内裤切成两半,变成可怜的布片落在地上。
  灯光下,刘妍终于变成了一丝不挂的样子。散发着成熟女人魅力的油亮阴毛形成一个标准的三角形区域,下面鲜美的肉色裂口,重量感十足晃动着的乳房,遮住这些美丽部位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了。

  刘妍「啊…不……不要看……请不要看……」第一次在除了老公的外人面前展露这些部位,虽然同样也是女人,但仍然让刘妍无地自容,更何况这两个女人的眼中,燃烧着的是赤裸裸的肉欲火焰。她努力的想合上腿,或是用手挡住自己那两座肉山,但结实的绳子,让她的这些企图,变成像试验台上钉住四肢的青蛙一样的可笑扭动,除了,让脚踝和胳膊上的绳子勒的更深以外,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叶蝉「相当茂密粗壮的阴毛呢,看来欲望真的很强烈啊」一边用力拉扯着刘妍的阴毛,一边发出轻蔑的笑声说道

  宋茜「所以要剃光哦,让母猪更清楚的展示自己的贱穴」

  两人毫不留情的用力拉扯着刘妍的阴毛,下体传来的疼痛让刘妍脸都扭曲了。但比这实在的疼痛更让她难过的是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摆布的羞耻感。
  叶蝉「那么接下来,就要把刘妍全部的肮脏阴毛剃光了哦,变成光秃秃的淫荡肉穴,这样的话,别人一看到你的下体,就会知道你是一个变态母猪了,嘻嘻。」
  刘妍绝望的说道「为什么这么残酷的语言可以这么平静的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宋茜「刘妍啊,不要说那些没用的废话了,不要乱动哦,剃刀很锋利的,乱动的话,这个重要的地方就会沾满鲜血哟」一边伸出舌头舔着猩红的嘴唇,一边把锋利的剃刀贴在刘妍肥美的阴阜上,慢慢的滑动起来。

  「嗤嗤」伴随着轻微的声音,刘妍股间的卷曲毛发一团团的掉落在地上。
  刘妍「呜…呜……这样……这样的事……」冰冷的刀锋舔舐着下腹,刀锋和皮肤接触的部分,像毒药一样的不适感渗入进皮肤里面。

  宋茜「你看,肮脏的猪毛漂亮的被剃干净了,母猪的淫穴也爽快了不少吧?」
  刘妍哀鸣道「啊…请不要再那样说我了…好害羞……」

  宋茜丝毫不理会刘妍的哀鸣,伸出手指,在刘妍刚刮完阴毛的股间抚摸,残留的阴毛茬子,让刘妍感到一阵阵的刺痒。

  叶蝉继续用言辞羞辱着刘妍「刘妍,快看哦,很漂亮呢,半老徐娘的老逼,却刮光了毛装嫩,想勾引年轻的鸡巴操你这松弛的老逼么?」

  刘妍「啊呜…好残忍…」

  刘妍秘部生长的毛发在地板上散落的到处都是,下腹繁茂的森林已经变成了像男人刚刮完胡子的下巴一样的荒地。露出了原本被阴毛保护着而格外娇嫩的皮肤。

  宋茜「虽然刮光了猪毛,但这乌黑肮脏的松弛阴唇却骗不了人啊,对吧刘妍?」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拉扯着刘妍的阴唇,用手指拉开,露出花蕊一样的阴道口再松开,可怜的阴唇弹回去,像黑色的肉虫一样蜷缩起来,就这样反复的玩弄,敏感的秘部被这样无情的玩弄,让刘妍的阴道一阵阵的痉挛。不仅如此,还伸出中指,像是要确认肛门位置一样,在刘妍屁股沟里来回摸索,不停的用指甲扫过刘妍肛门上的肉褶,阵阵发麻的电流从那里传来,在刘妍的后背爬动,刘妍无力的扭动着丰满的屁股。

  叶蝉「哈哈,和想的一样,这个女人非常适合作为肉便器调教」

  宋茜「刘妍啊,听到没有?你就要变成以精液为食的肉便器了哦,对于你这个见到肉棒就会发狂的淫乱女人来说再适合不过了吧?」

  刘妍坚决的说道「哼!我才不是母猪或者肉便器什么的,不会对你们唯命是从的,不会的,绝对不会!」

  但是,叶蝉和宋茜脸上都浮起冷笑,好像觉得刘妍的反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样。

  叶蝉「不管你怎么想,但是,再强调一遍,变成肉便器是你唯一最终的归宿!」伴随着这句话,刘妍忽然感到自己的肛门上传来一阵异物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扭动着钻进去。对于刘妍来说,这是人生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从腰以下好像都失去力气的那种不快感。

  宋茜用调皮的语调说道「刘妍,猜一猜什么东西正在钻进你的屁眼吧?温馨提示:厨房里的东西哦」

  刘妍发出悲鸣「啊……啊……是什么东西,好硬,好冰,快停止,停止啊!肛门要裂开了!」

  叶蝉发出疯狂的笑声「哈哈,正确的答案是胡萝卜,又硬又粗的胡萝卜,是刘妍爱吃的东西么?整根都要喂给你的屁眼吃呢」

  「嗞啾!」

  叶蝉紧紧握住胡萝卜的根部,尖端已经插进了刘妍褐色的屁眼,一边扭动着,一边用力的向里推进,刘妍哭喊着,后背像弹簧一样的绷紧,想躲开屁眼里的异物,但紧紧束缚住的双脚让她的努力化为徒劳。

  刘妍「啊!啊!不行啊!那么粗的萝卜,整根插进去的话,会坏掉的,屁眼会坏掉的!」

  叶蝉眼中闪烁着嗜虐的光「已经从正中间插进去了,肛门的皱褶慢慢被撑开了哦……真是美丽的场景」随着她的话语,红色的胡萝卜慢慢的被推进了刘妍的屁眼。

  刘妍「啊啊啊!」随着胡萝卜最粗的部分被推进肛门,刘妍大声的惨叫着。
  叶蝉「嘴上说着不要,屁眼却高兴着吃着胡萝卜,而且前面的骚洞也变得湿淋淋的了,被插屁眼很有快感么?」

  宋茜「早就说了嘛,这个变态淫荡女人绝对是有屁眼快感的,对吧?刘妍,是不是马上要用这个排泄的肉洞高潮了?以前经常被你的死鬼老公干屁眼吧?」一边用恶毒的语言侮辱着刘妍,一边用手用力抓住她两片丰满的臀肉,向两边分开。

  被胡萝卜撑开的屁眼可怜的收缩着,想把侵入身体的异物排泄出去。但却被叶蝉的手死死的顶住胡萝卜的根部。

  刘妍「呜呜……屁眼会感到高潮什么的,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不要侮辱我的老公,呜呜……」叶蝉的话狠狠的刺进刘妍心中最容忍的地方,她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被拘束住不断挣扎的刘妍,宋茜快乐的笑着。

  叶蝉松开手,胡萝卜一下子就被肛门的括约肌挤了出来,但是刚刚排出一小段,又被叶蝉用力压了回去。

  刘妍「啊啊啊!要坏掉了,把屁股里的胡萝卜拿出来啊!」正在收缩的括约肌再次被强行推开,让刘妍感到了更为剧烈的痛苦,她闭上眼睛,高声的惨叫着。
  宋茜「想在别人面前排泄什么的,刘妍真是下流呢,要好好的忍住,不要拉出来哦,不然还回再推进去的」

  叶蝉「有香肠哦,你看」正在搜索冰箱的叶蝉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熟食店里售卖的香肠。大概3cm的直径。「你看,骚逼也很寂寞啊,已经这么湿了,所以,全部放进去吧,不用谢我啊這」

  刘妍「不……不要……至少把胡萝卜拿出来……拜托了……啊……」

  叶蝉一边用指尖玩弄刘妍的阴蒂,一边把香肠塞进刘妍的阴道,一根……两根……三根,把刘妍阴道塞得满满的,一点缝隙也没有……

  刘妍「呜呜……不要啊……拔出来啊……要被撑破了……」

  宋茜「刘妍啊,你的骚逼插上香肠以后,好像长了鸡巴一样啊,真是变态下流的样子呢」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抽插着香肠和胡萝卜。

  被束缚的刘妍苦闷的扭动着,深深陷进刘妍肉体上绳索,把周围的皮肤磨得发红,像是要渗出血来。

  刘妍「啊……嗯嗯……啊」

  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喘息,从刘妍微张的红唇中飘了出来。

  宋茜「香腸上面好多液体啊,这些散发着骚味的液体是什么啊?刘妍!」
  叶蝉「已经这么湿了,还在不断的说讨厌。明明是相当享受嘛!」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手中胡萝卜和香肠的动作。慢慢的,从刘妍股间流出的淫液,被搅拌成白色的泡沫,向着地板上飞洒。

  刘妍「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刘妍一边拼命扭动着身体,一边发出母兽一样的嘶吼,泪水,汗水,口水,鼻涕,淫水……各种形式的体液随着丰满肉体的痉挛,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淫靡的光,顺着淫熟肉体的光滑皮肤,流淌,滴下……伴随着剧烈的阴道痉挛,骚逼里的香肠和屁眼里的胡萝卜也被挤了出去,咚咚的落在地板上。刘妍经历了丈夫去世后,不,即使是丈夫在世时也没有经历过的剧烈高潮,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宋茜「看起来很强烈的去了呢,从胯下流下来这么多的淫水,看来一会不好好打扫一下不行了呢,散发着腥臭淫汁味道的咖啡厅什么的,客人是不会愿意来的啊。」

  刘妍「啊、啊…已经这样了……不行…怎么会这样…呜…呜…」在人前绝顶带来的发麻一样的快乐余韵,和比绝顶更强烈的羞耻,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让她混乱的呜咽着……悔恨热泪顺着脸颊流下,落到颤动发烫的乳肉上,再经过被剃光的阴阜,和粘稠淫靡的汁液混合在一起,一如她的心情。

  宋茜「好不容易的劳动成果,不能浪费啊,来一张纪念刘颖吧!」一边说着,一边抓起刘妍的头发,把她无力垂下的脸拉起来,对着叶蝉举着的相机。

  满眼泪水的刘妍空洞的看着相机的镜头,失去了焦点,但是对面的数码相机却瞬间对好了焦距,下面闪光灯的闪光和快门的声音却实实在在的提醒了她发生了什么。

  叶蝉「拍摄了很好的照片哦,刘妍的脸,插着香肠的骚逼,被胡萝卜撑开的屁眼都很清晰呢,接下来怎么办?拿去印刷么?」她一边按动着快门,一边调笑的说道。

  刘妍「不…不要拍这个样子的照片……把相机拿开……」刘妍无力的哀求着,换来的只是更密集的快门声音。刘妍想把头低下,却被宋茜死死的抓住头发,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在闪光灯不停的闪耀中,不停的快门声音中,刘妍的大脑,也渐渐的变成空白……

  …

  …

  …

  冷……好冷……这是恢复意识的刘妍的第一个感觉,慢慢聚焦的视野里,是一只红色的高跟鞋,她意识到自己正躺卧在冰冷的地板上,四肢束缚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只有皮肤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事情,打算站起身来,却被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踩到了她的脸上,动不了……看不到……叶蝉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么我们准备回去了,你后面准备怎么办?好像只有报警或者逃跑这两条路了吧?」

  宋茜「我们两个,」地下「世界的关系可是很广的哦,逃跑也好,报警也好,都是没有用的,这样的话,那个可怜的小程强可能就会成为牺牲品哦,这个世上,喜欢可爱的男孩子的人可是很多的……」

  刘妍「程强…不要对程强出手!」丈夫死了,儿子一定要保护……只剩下那个孩子了啊……被踩在脚下,刘妍痛哭着说,由于被踩着,只能发出蚊虫一样低声的痛哭,却能感到那其中莫大的悲伤。

  刘妍接着坚定的说道「我不会报警,也不会逃跑……但我不是你们说的那种女人,肉便器什么的,你们再怎么做,也只是徒劳」

  叶蝉无所谓的说道「啊啦,你怎么说都好,不过这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宋茜在边上说「话说这么久了,你没有觉得你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同?」
  刘婵把脚从刘妍的脸颊上拿开,刘妍慢慢的站起身来,不安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刘妍「呐?这个是什么呢?」她发现自己的胯下穿着一条看起来像是金属和皮革做成的内裤,看来是刚才失去意识的时候被强迫穿了吧。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铜锁挂在腰间的锁扣上

  刘妍试着脱下来,不过别说脱掉了,连轻微的挪动都做不到。

  刘妍「哎…完全脱不下来…怎么办……」

  叶蝉晃动着手指上的钥匙说「没有钥匙的话,别想着能取下来了,腰的部分也是特指的合金哦。」

  宋茜补充道「普通的贞操带会预留排泄的孔哦,不过这个是特殊的订制版,是没有预留排泄孔的呢」

  正如宋茜所说的那样,这个贞操带整个的覆盖住了刘妍的私处,一点空隙都没有。

  叶蝉从地板上捡起来一个东西,看起来像是带着软管的橡胶球体,然后走到刘妍身后,把软管接在贞操带肛门位置的一个小孔上。

  刘妍感受到肛门里的异样,默默想到(屁股里,好像被插进了什么?)
  叶蝉开始按压手中的橡胶球。

  「噗嗤」伴随着气流的声音,刘妍感觉肛门里的那个东西也跟着膨胀起来,不仅发出了惊讶的呻吟。

  刘妍「啊……啊……这……这个是什么…」

  叶蝉「气球肛栓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会像气球一样在你的屁眼里撑开而已」

  「噗嗤噗嗤」。叶蝉不停的挤压着球体。

  刘妍觉得自己的屁眼被从里面慢慢的撑开了,连忙惊慌的说「嗯…咕……啊,屁眼被撑开了,啊,疼,叶蝉,气球的空气,赶快放掉,快放掉」刘妍的屁眼被比刚才的胡萝卜更大的力量撑开了。

  叶蝉淘气的说「不可能的啊,不可能就这样抽出啊,至少要一周以后哦,另外一周以后是不是可以抽出,也要看你的表现或者我们的心情啦,所以,要尽力的讨好我们哦,加油,我看好你哦!」

  听完叶蝉的话,刘妍的脸上只剩下了绝望。

  咔哒,伴随着金属的声音,叶蝉在注入足够的空气后,麻利的锁上了贞操带上肛栓的充气孔。

  叶蝉愉快的说道「这样就ok了,如果没有钥匙的话,完全无法打开的,气球肛栓也打的满满,不打开的话,排泄是绝对不可能的!」

  刘妍听到后,不能控制的开始发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这……要保持这样的状态一周的时间么?洗手间也不能去么?」

  叶蝉微笑着用轻松的口气说出了残酷的话语「恩,据我所知,小便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以从贞操带的边缘漏出来,大便的话肯定是不可能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嘛,一周不大便也憋不死人的」

  宋茜附和道「所以这一周的时间,好好的享受在贞操带里尿尿的生活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湿热一瞬间,哈哈!」

  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刘妍,从后门走了出去。

  依然散发着淫乱腥臭味道的咖啡店里,只剩下了刘妍一个人。精疲力尽的收拾着残局的刘妍,看到了供奉在供桌上已故丈夫的遗像。

  刘妍「你…呜……呜呜……我……我该怎么办啊!」刘妍取下遗像,把亡夫的遗像抱在怀里,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她的地狱之旅,才刚刚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